magpie

垩空号/新增百合【烟桃】
空垩另开

F

被再次香到,鸭鸭我嫉妒你呜呜呜呜。太太就像是真的在现场一样看着,顶、揉、推是怎样一步步做的,故事主角怎么从挣扎到迷失的,尤其是心理描写还让气氛更焦灼了?

“ta本以为……可是ta……”

“ta只有宽容,ta给予,给予,还是给予”

“不能再继续了,可是……”

就很色啊!!这种挣扎!!!!!

【云秋】风波恶2

【下半部分,完结】

材料五

【话本 鹊桥仙(现场版节选一)】

有这么一个公子哥儿,他叫行秋,是前朝飞云商会的二公子。此人生得是面若月轮眼如星,长着一张俏皮嘴,端得是口舌生莲。

 

这人喜好的不是女子,可是男子,诸位莫笑。他相好可是安平侯。

(啊呀呀,要是安平侯的话,别说相好了,我愿意入他府做洗脚婢,众人调笑。)

 

安平侯,本名重云,同行秋自小交好。有一日重云看到行秋练剑,问他作何,行秋答曰,为行侠仗义,济天下苍生。重云深以为然,表示自己愿意追随左右。

(好!下面人鼓掌)

 

一来二去两人相熟,深夜溜到房外阔论天下兵马……

(怎么没有做个嘴,一个人粗声说)

……情浓之处互诉衷肠,在帐内云雨一番。

(听者哄笑)

 

重云甫一入宫,仕途不顺,被那奸佞小人王远安摆了一道,头衔说是校尉,实际上是遣到边境当杂役。

 

行秋留在王城当了小小门客,他也不得志。但他多次暗中出手行侠仗义,当真是一个大善人,在璃月港内佳话备传。

 

飞云商会收到了不少媒人的信儿,会长也有意让他取个大家闺秀,结果都被这位二少爷找各种理由糊弄过去,最后实在没法子,向着他老子坦白了。

“父亲!我不喜欢女儿家,我喜欢男儿郎!”(说书人捏着嗓子说,一片笑声)

 

然后行秋被狠狠地拽着打了一顿,哎呦,可是他怎么也不改口。这事在璃月港内闹得是沸沸扬扬,大家都在那看笑话。

 

最后他家人也没辙了,只好把他撵出家门,不认这个儿子。

(使不得呀,这还是亲骨肉。

你儿子喜欢男人,你还不撵出去?

我呸,你儿子才喜欢呢)

 

后来回纥蛮子打进来了,行秋闯到御前请求圣人重用重云,圣人觉得有意思,她把众人遣散和他密谈军事。在他一番说动下,圣心大悦,破格提拔了那个边郡校尉。

 

行秋自此离开璃月港,去边关寻夫去了,后面跟随安平侯升迁罢黜四处漂泊在外,再也没回来。

 

材料六

【一张叠放整齐的信纸,边缘粗糙泛黄】

阿秋,最近过得还好吗?

 

昨天母亲得知边关又有动荡,她跑我房中哭,又咒骂父亲狠心,又拿竹条打我,说我当时不作为。我这个做哥哥的没能护住你,我对不起你。

 

昨天晚上我做梦了,回到你让我抱在怀里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娃娃,咿咿呀呀叫,像雪团子似的冲着我笑。后来你不知怎的跑开去玩,拿着你的木剑和重家小子比划,说要去打坏人,现在梦醒想来,这一切竟都成真了。你之前对着太阳说你的志在四方,小小王城留不住你,竟真的像大雁飞去了。

 

父亲近来也难过,只是他不显露在面上罢了,其实两年未见他也是想的。在家里他最疼爱你,也是最希望你能幸福快乐,我见他总是对着你小时用的木剑发呆,就知道他又在伤怀了。那些剑还是他给你削的呢,只是你一个也没带走。

 

你冰雪聪明,又执拗难拗,我说不过你。你想跟着重云,便跟着吧,至少我和母亲的心结早已经开了。我最想要的是我的小弟弟可以平安快乐,回家吧,好吗?边关辛苦危险莫测。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话你不爱听,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。

 

重云不是一个值得跟随的良善之辈。我听说他在外经常抗旨领兵、大动兵戈,他的杀伐之气过重,你同他一道会祸及自身。朝堂上的一些大人对他颇有微词,现在他权势如日中天,可是他也是那一捧柴,说烧尽便尽了。切莫引火上身,燃做一处!

 

回璃月港吧,你喜爱男子,大有世家公子给你挑,这次有我,父亲也不会多说什么。只是不要再往火坑中跳了,我的好弟弟啊!

 

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,我们都很想念你。

 

 

材料七

【话本 鹊桥仙(现场版节选二)】

这安平侯一向是爱民如子,仁厚非常,获得无数爱戴。他在边境镇守的时候,边关和睦,一派其乐融融。行秋更有治理之才,他办事上刚正不阿,秉公执法,又亲和有加,见过他的人没一个不说好的。

 

结果好景不长,回纥又犯,这次他们勾结佞臣王安远。战场上知道我军布防,战场后断了粮草,导致边线节节败退。安平侯和行秋也成了俘虏。

(奸人王安远,腰斩死不足惜!一人大叫,数人应和)

 

七星本欲依法惩处,但是朝内不乏忠良之士。王安远想压制他们的声音,但是奏折像雪片一样齐刷刷堆在那七星案头哇!最后是行秋,他赤足登阁,慨然呵斥王安远卑鄙小人,罗列其罪状,状告于御前。奈何王安远当时势力庞大,有世家大族做保,当时重云行秋只能落得个从轻发落,远谪边郡。

(听者正色,就应该当场杀了那狗贼!)

 

在被贬黜的时候,重云和行秋仍然受到当地人民的爱戴,县令对他们礼遇有加,暗地多次照拂。他们驱逐恶霸,降服猛虎群狼,又刻苦自勉,常抱沙场之愿,没有懈怠对回纥的查探。

 

果然回纥狼子野心,不久便再次进攻。朝堂又任命重云为大将军前去平息祸患。这次没了王安远阻挠,又是一次大胜利!

(好!)

 

这场仗打得回纥元气大伤,重云和行秋没有接受分封,二人远避尘世,去往绝云间隐居。再也没有出来。

 

后来呀,本朝的璃月七星去找他们,还想让他们出来做官。可他们已经被岩王帝君提为左右副将,升到天上做仙人了!

 

每逢七月七日,那天上就会架起一座鹊桥哇,他们两个就会站在桥上守望着璃月。如果星星很亮,就说明今年打仗一定战无不胜!如果星星黯淡,那战事就吃紧喽。

(那王安远是什么星?)

 

他就是那个扫把星!虎毒不食子,他儿子在边关还不给边关配粮,让那人活活饿死在那里。就为了那点银子,卑鄙龌龊!

 

 

材料八

【使者见闻】

我到那里的时候天上还下着雨,山路湿滑,我一时间没抓稳,差点从坡上滚下去。所幸一只手抓住了我,它枯瘦有力,将我稳稳地带上来。

 

我向他作了两次揖。

 

“谢仁公搭救,我奉命寻找退隐在这里的贤士,恳请您指点道路。”

 

“我或许就是,我叫行秋,或许……?”

 

我向老人跪下呈上御召,他没有接,将我慢慢扶起,带我走到山腰的居所。这里有着一个小而绿意盎然的院落,有花圃和菜园,老看家犬趴在棚中闭目歇息,旁边是躲雨的家禽。

 

我跟着行秋进了屋,迎面是闪着寒光的满墙刀锋,我讷讷地看着它们说不出话来。

 

另一个老人正坐在桌前打盹,想必是重云了。他睁开眼睛迷惑地看着我们。

 

“好久没见到这样的人啦,”他的眼睛像刀刃一样划着我的脸颊,我不由有些发抖,“你来是有什么吩咐吗?边关起祸了吗?”

 

他们静静地看向我手中的圣旨。

 

“原来是这个事啊,功名利禄不足惜,不足惜……”重云摇头,“我已经退隐,除非强敌来犯,没有什么能让我迈出山门了。”

 

“外面下雨难行,你在这里待到雨停吧。”行秋没有多说,只给我温上酒送来。

 

“牌子进宗庙,我以前也想过,”重云自顾自得看着雨喃喃地说,“拼搏出赫赫功名,再领无上荣耀,带着我的部下们凯旋高歌,我都想过的。然而我最爱重的那些人,他们都死在那场夜袭中。我的葛十二,那么年轻……”

 

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我常对你说,你都不愿细听。”

 

“那以后我们的碑上写什么呢?”

 

我有些不安地看向他们,但他们没有避讳地温和笑着,带着我无法理解的超然。

 

“就写最想写的话,我们的兄弟们连碑也无啊。”

 

“我想不出来。每到关于自己的地方,我就总也说不出,你总是聪明的,你帮我想。”

 

“我不替你想,写不出句子,最喜欢的词也行。”

 

我一晃神,他们就说到自己的梦去了。

 

“我梦到葛十二骑马找我吃酒,你还记得他之前还缠着你讲故事吗?哎,然后我们一起上阵杀敌,青墟浦那场战役里,你从斜刺里冲出来,吸引了大部分火力,真是勇武过人啊!可是你的功名却被草草掩盖了。”

 

“到现在还嫉恨他们呢?看不出你也是个小心眼的。我一向不在意这些,别在这里生闷气。”

 

“我没有,我只是想着你可以不被忘记,你的战功全算在我的头上,这是我最遗憾的事情。”

 

他们是岩王帝君的左右手啊,我想,朝堂不承认男子之欢,人们嘲弄他们,但是总有人会是爱着他们,感念他们的余恩的。就像年年鹊桥搭起时,人们燃香奉宴去供奉,去祈祷一样。只是他们不清楚这些习俗,不知道他们真正活在哪里。

 

我跌跌撞撞地回去复命,他们已经隐居过久,我不曾见过他们。我说。

 

 

材料九

【两座墓碑】

墓碑一:有时明月无人夜,独向昭潭制恶龙

墓碑二:璃月(上) 兄弟(中)行秋(下)

【云秋】风波恶1

【没有定论,且看便罢吧】

【*补充*这篇文的格式借鉴于ao3上的一篇魈中心向的同人文,作品名叫《寻香记》。具体是指简介、材料、墓碑的行文格式。】

简介:

永济三年四月癸巳,回纥举兵入灵矩关,入略千余人。其明年三月,回纥大入璃沙郊,直犯天颜。

璃月七星令灭虏将军重云击之,遂略青墟浦,拒敌寇于关外数十里,收天遒,捕贼首,畜数十万。七星大悦,大将军既还,赐千金,以四千八百户封云为安平侯。

然安平侯骄纵恣意,常自擅专诛,大肆出兵,以屠戮为乐。民多有怨言。

永济十年八月,安平侯大败,亡万骑,为虏所得,得脱归。七星感念其昔日战功,未斩,黜为庶人。

永济十二年六月,回纥再犯,复擢庶人重云为破云将军,大捷既还,拒上封赏,自此隐于绝云间。

天元二年一月,七星思及前朝旧臣,欲封赏,无人应也。

 

材料一:

【安平侯列传】

安平侯重云,自小生养在璃月港中,他的父亲叫重山,是璃月境内有名的驱邪方士。重云是重山的嫡出长子,他从五岁开始苦练武艺,到他十二岁的时候,就身手矫健、行走迅猛急切,方圆百里的百姓没有不知道的。

 

重云还是少年的时候,他的兄弟姐妹在院里追逐跑走,他的父亲问他为什么不加入他们。重云回答:“我只有一个志向,就是他们的快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。”他的父亲非常高兴,“我的儿子会有大成就。”并给予他很多鼓励与奖赏。

 

方士驱邪时,重山告诉重云必须以杀止杀,即便是无法判断也不能放过它们。一只厉鬼一个夜晚可以夷平十多个村庄,救人的前提是诛灭恶灵,为了更多家庭的幸福存亡,一定不能心软。重云认真记下。

 

在重云成年后,他的优秀才能被璃月境内很多人知晓,七星召他入宫,封为校尉,在之后一直没有被重用。那时的朝堂被佞臣王远安把控,他忌惮重云的才名,将他远远地下放到璃月边县,即便如此,重云仍然每天推演沙盘,收集回纥兵马消息,日夜练功,没有懈怠的时候。

 

永济三年四月,回纥兵马从层岩巨渊中打入灵矩关,百姓死伤千人。璃月兵马节节败退,最终割地停战。第二年三月,回纥再次越过灵矩关,打入璃沙郊,当时在任的将军战死。璃沙郊与璃月港之间只隔着天衡山,朝内大乱。

 

在此时,银原厅中的一个门客僭越求见七星,向圣人荐举重云校尉,他的语调激越,言辞恳切动人。圣人没有责罚他,反而把身边服侍的宫人和大臣遣开,和他密谈到了深夜。第二天将重云提拔为灭虏将军,命令他迎击强敌。在这之后,这个门客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视野中。

 

重云没有辜负七星的期待,他从南天门领命,急速行军两天到璃沙郊大大重创回纥兵马。重云亲自领兵横扫青墟浦,切断了贼寇的后路,又撵着他们追到关外数十里的地方,史称青墟浦之战。重云接连收复失地,使得天遒一带重新回归璃月,百姓纷纷拿出牛马羊羔迎接军士,四周国家纷纷遣出使者表示臣服。重云押着回纥二王子回朝复命,伴随着大量金银与战利品,七星感到十分快慰。

 

七星大大封赏了重云,赐给他千斤金子,封他为安平侯,封地管辖四千八百个户籍。他当时只有二十二岁。

 

但是安平侯是一个喜好杀戮的人,他屡次三番建议出兵,丝毫不顾及朝廷内部的银两库存。他喜欢先斩后奏,没有敕令也擅自动兵,在边境骄傲放纵到极点。百姓怨恨他,在家中偷偷咒骂他的名字;官员厌恶他,上奏请求削弱他的兵权;七星忌惮他,派遣监军和督察去控制他的行为。

 

永济十年八月,安平侯败给回纥,死伤数万,最后他被敌人俘获。敌人敬重他的勇武,放他回璃月。按照璃月律法应当斩杀败将,但是朝内多人联名上奏请求宽免,于是七星留他性命,褫夺了他的封号,流放边郡,贬为庶民。

 

永济十二年六月,回纥再次打入,朝内没有人愿意领命出兵。七星再次召重云入宫,授予他破云将军。重云在取得胜利后拒绝了封赏,此后隐居到绝云间一带,推拒所有人的求见。

 

天元二年一月,新任的璃月七星想起前朝老臣,想要再次封赏重云。可派去的使者在绝云间周转往返,当年的踪迹掩盖淹没,更不用说当年的隐居人了。七星重新追封他为安平侯,将他的牌名放到宗庙中享受香火,这是最高的荣耀。

 

哎!重云犯了很多名将的错误,在职位上骄纵妄为,这正是统治者最为忌惮的啊!但是他在后半生很快醒悟并远离朝堂,也因此勉强落得了善终的结局。我深感惋惜,希望这个故事可以引以为戒。

 

 

材料二

【碑文一】

永安三年,破虏于此,自此碑方圆百里,皆归璃月。

 

 

材料三

【口述者:安平侯某无名家臣】

已经是第五天了,军粮还是没有发放到边关,将士们在饿着肚子打仗。我们派人去催,监军李公公不肯为我们送信。

 

安平侯的父亲过世了,前天我到前线来,奉命将信件交给他的贴身人。贴身人让我不要声张,以免军心动摇。

 

关于安平侯的贴身人,据说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少爷,是安平侯的幼时好友,也曾短暂担任过银原厅的门客,向圣人举荐过安平侯。安平侯很敬重他,他们进出一体,情同手足,起初军中有人认为他们之间是断袖之宠,后来贴身人屡次展现他的治军之才,令全军心悦诚服,平息了众人的议论。

 

宫中对我们的看管很严厉,私通回纥的狗贼王远安一直在限制着我们的行为,他对七星说了安平侯很多坏话,让我们在朝堂上孤立无援,幸好我们的付出还有边关百姓都看在眼里。

 

昨天县丞过来探问我们,他知道我们的难处,还带来了大家从储备里匀出的粮草。哎,都不容易啊!在边关这里,在胡人的连年进犯下还能凑出这么多粮食。安平侯只收了一半,又对县丞说了很多宽慰的话,最后县丞哭着离开了。我看得出他也不好受,新丧家人,又赶上灾年战乱,始终脸色郁郁、勉强支撑着身体。

 

所以粮草什么时候才能到呢?

 

 

材料四

【口述者:安平侯亲信葛十二】

最终,我们没有援军也没有粮草,安平侯孤注一掷带着我们从后包抄。敌人很清楚我们的布防,事先推演的计划全部破灭了,一定是有人泄密,我们只能做出这个鱼死网破的抉择。边境就是一个装着鸡蛋的篮子,说掉便掉了,百姓就是那些鸡蛋,碎了便碎了。

 

安平侯的爱人也在队列中,他看上去没有惧色。我之前对他说过重话,因为认定他只是安平侯的附庸而瞧不起他。我为我之前的言行感到羞耻。但是他没有报复,而是拉着我在战前吃酒,许我来世接着做兄弟,走马踏荻花。他是一个豪情男儿,这里最欢迎的就是凌云壮志的人,他是我们的一份子。

 

安平侯率先拔出了剑。

 

混战、火光还有泼洒的血液,我沐浴在其中,我的兄弟们摇摇晃晃地倒下,我也要坚持不住。我饥肠辘辘,这两天我们喝得稀粥像水一样清。我咬上了一个人的脖子,品尝着嘴里的腥咸,这是生命的气息,不过现在是我的了。无数双手抓住我把我按在地上,我一边吐着嘴里的血一边疯狂大笑。

 

兄弟们尽可能地把粮草烧尽,敌人奋力补救,但只能看着它们燃着火光化成灰烬。虽然我们最后被俘虏,但是我们做到了,至少他们暂时不能再深入边关、抢夺百姓。

 

“你们两个留下,其他人杀了。”帐子里的人说。

 

“死有什么可怕,你可以把我们都杀了。”

 

“你不怕,杀你没有好处,”那人抬头看着我们,“你怕别人死,所以杀他们。”

 

“我不怕,肮脏蛮子,有种就杀我啊!”我大声吼道,兄弟们纷纷应和,“我呸,靠着贿赂得来的情报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

 

“我们的女人和孩子在远方等着胜利,胜利意味着他们还能活着。算了,璃月人不会明白,拉出去杀了吧。”

 

我们梗着脖子看着安平侯和他的爱人,他们一向坚忍,此刻嘴唇也在颤抖。

 

“其余的兄弟靠你罩着了!我葛十二来这一遭遇见大帅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。”我大声说。

 

我们被众人推着出去,大帅和他的爱人深深地看着我们。这足够了,有人念着,有人会在来年春天给我添一抔土,这足够了。

 

 

材料四

【权臣王远安的家信】

顺之,今天晚上又是一个起风天。我推开窗的时候就想起了你,你总是这样不听劝,不肯添衣御寒。边关的风比这刚猛十倍吧。

 

朝内库银短缺不是一年两年了,你的父亲一直勉力填补亏空。昨天李家又差人想要归离缎,王家想拿回纥马,所谓七星之外的第八星,也是给这些人做事,最后拿些微不足道的报酬而已。

 

边关又要开战了,总是这样,安平侯一说开战,全朝堂围着边境转,财富像流水一样往边境漏,我在想我们还能支撑多久。

 

归离郡发了大水,璃月港的香井坊发生了爆炸,最近禁军改制,实际上他们就是为了捞钱,这些事情都是要靠着真金白银才能平息,边境的百姓是人,璃月境内的百姓也要饭吃。

 

罢了罢了,总有一些牺牲要做。从踏入朝廷到现在,我身上的罪责逐渐和天衡山一样重,不妨再多添几件。

 

须知功名利禄是井上花,金山银河是梦中月呵!我不是聪明人,现在迟来地明白了,也有迟来的悔恨。我悔恨我当初没有长久地同你相处谈心,也悔恨自己贪图名利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,但我已经被架在这里无法抽身了。

 

顺之,我年过半百,不愿看你再在边境劳碌,回来吧,好吗?我和你的母亲都很惦念你,院子里的石榴花要开了,愿意回来看看吗?

 

 

原创古风\花面女尸案

///练习写法用的短稿,才600,哎嘿!//

//暂无固定cp,随意磕//


“大人行行好!给我口饭吃吧……”一个孩子哆哆嗦嗦地拍着门,怀里抱着一只兔子,“求您开门,求求了!我可以,我可以拿兔子换!”

 

一块阴影笼罩了他,孩子瑟缩着抬头瞧上去。

 

“想吃饭的话跟我来。”一个声音低低地说。

 

 

“我说月冥,你能不能不要往屋里添这些东西?”周安年提着一只死兔子赤着脚跳到院子里,“喂!月冥?月冥你人呢?”

 

屋外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院落,几乎要冲上天的绿意掩映着两侧的廊房。一般来讲,房前屋后的这小片空地是凸显审美水平高低之所在,懂得搭配规划的主人会让它错落有致,不懂得搭配的主人会让它挤做一团,这个院落是不幸的后者。

 

周安年踩在石阶上面无表情地扫视着院落,顺手把死兔子抛到草丛里。在他面前不仅有常见的牡丹和海棠,还有木芙蓉、杜鹃、兰花,还有随性而种的石榴、李树和杏树。正值盛夏时节,它们闹哄哄地向上没边没沿地窜着,花没开几朵,只有一片闹心的绿,再名贵娇气的植物在这个院子里都像中了邪般生龙活虎。周安年隐忍地吸了一口气,眼不见心不烦地掀帘回房。

 

他在黄铜盆子里净过手,拿着旁边的巾帕一边擦,一边斜躺回寝床上。

 

“谁喊我!”还没等他躺踏实,一个人突然掀了窗跳进来,差点踩在周安年头上。幸好床帷今早被冯二拿去换洗了,否则月冥怕是要扑在帐子里摔作一团。

 

“那只死兔子呐?”他踩着床沿跳下去张望着,“这可是重要证物!你不会拿给冯二了吧?”

 

“扔出去了,你也不闻闻上面那味!”周安年仰头瞪着他,“罢了我不多话,你自行去院里翻吧。”

 

于是月冥叉着腿大摇大摆出去了。

 

 

【hp】熏鱼、狼牙飞碟26

/3000字,继续主线剧情/

//斯卡拉姆齐即散兵//

//注意:存在原创角色//


“暂时不解除宵禁,所有学生留在休息室!”珊娜第一个站起身扯着嗓子喊道,“我去找校长问明情况,阿贝多?你们——”

 

“知道。”阿贝多简洁应道。

 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“阿贝多?怎么回事?”“学校大门那里是不是起火了?”

 

在珊娜迅速离开后,大家团团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,空和保罗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

“我们先回宿舍。”他和保罗溜了上去。

 

“贝拉?咒语进行到哪里了?”阿贝多没有回答学生们的问题,而是接过书看着进度,“……才到这里,你们还没有学到一半?”

 

阿贝多把书递回去抱着胳膊环视四周。

 

“我希望大家可以记得几天前的话,记得前几天保证过明天晚上学完区区四百个恶咒,其中九成是我们已经掌握的,”他没有抬高声音,语气变得更加善解人意,“你们想想,城堡毁了大家都遭殃,练好恶咒后斯莱特林会更遭殃——”

 

他按住身旁同学的肩膀看着他。

 

“你只是一名学生,我不是否认大家的能力。只是目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近事比讨论碰不到的远事更有意义,不是吗?还是说城堡大门能被我们用嘴唇舌头就修好了?”

 

“级长已经去问了,具体情况随时会传达回来。现在最有意义的事物是这本书和你们的作业。谨记你们或许是这个学校最懂得权衡利弊的一群人,有时候斯莱特林也没有这样聪明的头脑,”阿贝多顿了顿,“我们拉文克劳的头脑不是用来像蛮牛一样原地乱转的……”

 

“我知道你嘴中他的巧言善辩是什么样了,”保罗一边上楼一边远远地听着,“他对你也这样吗,绕得你团团转?”

 

“你快酸死了,保罗,”空不客气地拍了一下他的头,“他做得一切是出于好意。”

 

保罗无声地蠕动着嘴,看口型很像在说“狗屎”。

 

“你要占卜?”

 

“是的,当然也有我们的私房话,”空在望眼镜后盘腿坐下看着天空,“今晚的火星很明亮……是的,很明亮,连我也能看出来……要开战了。”

 

“或者说已经开战,我看看,未来会更惨烈,”空抬手在羊皮纸上划拉,“月亮?一些不该亮的亮了起来。”

 

“你的私房话就是把星盘背一遍吗?”

 

“当然不是!”空猛地抬头,“你先等我占卜完。”

 

“我和你说,在你不在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起阿贝多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还有伊莎贝拉。”

 

空耐下性子匀出一只耳朵听他要说什么。

 

“他们说伊莎贝拉的父母有些不好,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,”保罗迟疑地说,“还有说到阿贝多和她的关系……”

 

“说重点。”

 

“你知道伊莎贝拉的父母曾被指控为食死徒吗?”保罗最后说。

 

“不知道,食死徒是黑魔王的拥护者,”空眯起眼睛校对着望远镜精度,“这可以说是很严重的指控,所以你觉得贝拉她也是个小食死徒?”

 

“一些人是这样认为的。”保罗避开他的问题嘟哝。

 

空沉默地看着星空,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,保罗抓紧手下的床单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

“所以,你说完了?我的想法就是:你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对不对,”空旋转着盖上望远镜的盖子,“目前为止,伊莎贝拉并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你是个史密斯,该有一些立于常人外的品质。”

 

“少他妈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……”

 

这时门被人推开,阿贝多从外面走进来,拆解着绑在后面的头发。

 

“嗯,你们继续。”阿贝多小幅度对他们点点头。

 

保罗瞪了他一眼,快步走出屋子摔上房门。

 

阿贝多一抖魔杖顺手关上窗:“我倒是想知道是谁在保罗耳边吹风,有什么意见可以当我面提。你小心点别也受了风。”

 

他晃了晃头,卷成缕的头发在肩膀处跳了跳。

 

“你都听见了?”空低头看数据,“我有自己的判断。”

 

“嗯,但只听到了后面一点,”阿贝多顺手捞起他床头的某本书,“我下去照看同学们,你忙你的。”

 

“等等,你知道他觉得你也是,也是食死徒吗?”

 

“不知道,不过其实他怎么认为——或者吹风的那些人——我都不在乎,”阿贝多回身看他,“我更在乎下面的学生的情绪,即使里面有不服我的人,即使他们不站出来。”

 

“我不认为你是。”

 

阿贝多笑了笑,似乎有着真心实意,又似乎带着彬彬有礼的漠然,他的眼神微微软了一分。

 

“那么我下去了。”他迅速转身推门离开。

 

空看向月亮,月亮的过分明亮让他有些不好的预感。在麻鸡的文化中有很多关于月亮的解读,神秘与魔法,超自然的力量和灵知与第六感的旺盛,而在巫师的解读中,月亮就是自己。月亮是星空的参照物,也是多个占卜学说中的不变点,因为月亮是占卜的中心。

 

占卜者本身怎么会这样亮呢,空漫不经心地看着荧荧发亮的月盘。代表巫师的意识或意志影响全局吗?接着他又想到阿贝多和保罗这两个人,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压着满腔心烦意乱扑倒在床上。一个旋转着光芒的小球紧接着从旁边的立柜上弹跳着掉下来,在地上咕噜噜地发着声响。

 

羽加迪姆·勒维奥萨

 

他随意摆弄了一下这个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球,便扔了回去。

 

 

“醒醒,空?醒醒!”是阿贝多的声音。

 

“嗯?”空费力的抬眼看他。

 

“去礼堂,快!”

 

“发生什么事了?城堡大门没事吧?”空唰地坐起来,差点撞到阿贝多的脸。接着他看到了梗着脖子站在他床前的保罗,显然也在等他醒来。

 

“没事,防护咒语不是燃烧弹可以破坏的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“路上说。”

 

 

路上的学生大部分看着有些不知所措,所幸在级长和高年级学生的带领下秩序尚存,老师们领在前面、跟在队尾确保没有学生掉队。空抬头看了看肖像画,里面的人都把脸贴在画框的边角上看着他们。

 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一个矮个子男人挥着帽子问学生们。

 

“学校受袭。”学生简短地回复。

 

“你知道燃烧弹吗?”阿贝多问空。

 

“能听出大概意思,会把火焰熊熊装在引爆器中发射?”

 

“可以这么说,现在霍格沃茨外正在遭受海量的火焰咒冲击。这又一次检验了防护咒语的足够稳固。大门完好无损,边界只有一处小缺口需要填补,弗立维校长花了半小时解决了。”

 

“不是冲着霍格沃茨来的,是倾泻炮弹的时候正好打在了附近。”

 

“那现在?”

 

“通知学生,帮助他们联络家人。”

 

“让让!让让,”钥匙管理员逆着人流叫着,“猫头鹰棚屋马上打开,不要急,先去礼堂。”

 

接着他跌跌撞撞地爬着台阶前往西塔楼方向。

 

“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也要来,”他们迎面碰上上楼的斯莱特林学生,克莱莫拿腔拿调地说,“都是麻瓜们惹的乱子,为什么要动员我们呢?要我说呀,就应该让他们自己解决去,立刻送他们出校,让他们的麻瓜爹妈还能见上最后一面。”

 

斯卡拉姆齐跟在他后面,他没有露出笑或挖苦的表情,只是淡淡地冲他们点头。看上去甚至有些无聊。

 

“克莱莫,你今晚的话就没有停过,”斯卡拉姆齐慢吞吞地说,“烦死人了。”

 

克莱莫住了嘴,对着后面的这个小个子男生露出一个假笑,接着便整理着领子阔步向前走去,周围的学生纷纷踉跄着地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。

 

“斯卡拉姆齐在斯莱特林中威望很高,这和他显赫的出身有关,英国有纯血28家,他的姓氏就在这28家中,”阿贝多为空解释着,“他们最喜欢看血统出身,虽然斯卡拉姆齐懒得管事。”

 

“他这个人怎么样?”空看着他发尾的紫色说。

 

“其实是不好不坏,他喜欢看乱子,但不会特意惹乱子。你可以相信他的一部分话,但也有欺骗的可能,他做事不看结果,看心情。”

 

“我明白了,他没有是非观念?”

 

斯卡拉姆齐似有所察地回头,对着他们露齿一笑,漂亮的眼尾嫣红上挑。

 

“其实我也没有。”阿贝多做出一个恐吓的表情,反而把空逗笑了。

 

“好的好的,你没有。你是黑到骨头缝里的黑魔王,满意吗?”

 

“不满意。”

 

“那你是全欧洲人人都怕的黑夜男巫,专门在午夜的时候宰杀山羊幼崽生祭小孩,够邪恶吗?”

 

阿贝多和他一起吃吃地笑起来。

 

“我满意了。”接着他在袖子底下悄悄碰了碰他的手。

 

 

“保罗呢?”空四处张望着,在礼堂落座后他才意识到他没有跟在后面。要是爸爸知道了肯定会狠狠地训他,你怎么连“卫星”都能丢。

 

阿贝多和几名同学在长桌前后清点人数,一时半会还回不来。于是空站起身向桌子尽头张望着,似乎保罗不在礼堂里。

 

“你在找人?”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

“是的,如果你……”空一边说一边转身,发现是斯卡拉姆齐。

 

“你怎么来拉文克劳这桌了?”他戒备地站稳身体瞅着他。

 

斯卡拉姆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这让空既不解又不耐烦,如果接下来他不说点正事,不要怪他的魔杖要开荤。

 

“他不在这,看来一时半会回不来吧,”斯卡拉姆齐显然很享受吊着别人胃口说话,“我刚才看见了……”

 

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阿贝多在他身后拿羊皮纸卷敲了敲他的肩,打断了他那拖得长长的腔调。

 

“叙旧。”

 

“你和他有什么旧可叙?”

 

斯卡拉姆齐没回答阿贝多,而是突然贴着空的耳朵说:“我是来找一个叫伊泽·布莱特的学生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 

“我不认识他。”空猛地把他推开。

 

“我喜欢你的小秘密,布朗,”他笑嘻嘻地把空的假姓氏着重强调一番,“你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吗?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

空按住阿贝多的胳膊,他唰地抽出魔杖指着斯卡拉姆齐的鼻子,而对方眨也不眨地直视空的眼睛。

 

“先关心保罗去了哪里吧,伊泽布朗,”斯卡拉姆齐双手插着兜摇摇晃晃地后撤,“你会有大惊喜的。”

想撸狗狗,摸五郎尾巴。怎么那么小气……抱着不撒手?拿来把你(扯)

hp死圣第一章-黑魔王崛起

————仿风格自学用,非专业翻译——————

在月光下,两个男人突然凭空出现,他们贴到只有几英寸般近。他们动也不动,瞬间抽出魔杖互相指着对方的胸膛。接着在认出彼此后,两人把魔杖收入斗篷下,步伐轻快地转向同一个方向。

 

“有消息?”高个的那个问道。

 

“大好消息。”西弗勒斯·斯内普回复道。

 

与道路一侧毗邻的是低矮生长的野树莓丛,右手边则是高耸且精心修理的树篱。男人长袍角随着他的快步走在他的脚踝处拍打着。

 

“我觉得我会迟到,”亚克斯力说,他高大笨拙的身躯向前滑行着,在头顶上方将月光切成碎块的枝条下若隐若现,“到这里比我想的更要麻烦点,但我希望他会不在意这些。听你的口气,你对你收集到的消息很有信心?”

 

斯内普点点头,但没有开口细说。他们右转离开小路迈上主干道。高大的树篱与他们一同转向延伸,篱笆的终点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熟铁双开大门。他们步履不停,在沉默中都抬起左手,在这种致意的动作下径直穿过它,就好像这些黑色的金属只是一阵青烟。

 

紫衫树篱掩住了男人的脚步声。在他们的右手旁耸立着一个城堡,亚克斯力又抬起了他的魔杖指向他同伴的头顶,但是声音的源头只不过一只白孔雀,它正在踩在树篱顶上趾高气扬地迈着雄步。

 

“时刻保持养尊处优风范的家伙,卢修斯,孔雀……”亚克斯力恼火地哼了一声,把他的魔杖猛地塞回斗篷下面。

 

在主干道的尽头矗立着气派的庄园领主宅邸,楼下的菱形窗户在闪烁着光芒。在树篱外的花园某处,传来音乐喷泉的欢音。斯内普和亚克斯力踩着哗啦啦作响的石子路上门,门无人自动地面向他们打开。

 

门廊宽阔巨大,晕着富丽堂皇的微光,华丽的地毯几乎铺满整个石阶。在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大步跨过时,两侧墙的肖像们注视着他们,跟着他们看过去。这两个男人在通往另一个房间的沉重木门前停下,他们犹豫了一下,然后斯内普转开了青铜把手。

 

客厅中坐满了人,人们鸦雀无声地坐在华贵的长桌旁。曾在房间中摆放的家具被随意地靠墙堆叠着。屋内的光源来自于大理石制的壁炉中央,它的拱形装着镀金镜子,里面燃着熊熊火焰。

some may shock you which wizards know

1.detonator

“And our Decoy Detonators are just walking off the shelves, look,” said Fred, pointing at a number of weird-looking black hooter-type objects that were indeed attempting to scurry out of sight.


tbc.